要闻 国际 看点 纪实 社会 独家 热点 财经局 中国交通 专题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共工娱乐

电视专题片《永远吹冲锋号》第三集《铁规矩硬杠杠》

发布时间:2023-01-10 13:03:49 来源:央视网 投稿作者:侠名

  四集电视专题片《永远吹冲锋号》第三集《铁规矩硬杠杠》,1月9日在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晚8点档播出。片中披露了文化和旅游部原党组副书记、副部长李金早、江西省吉水县委原书记袁守旺以及江苏省委原副书记张敬华等3人案件细节。

  组织函询后疯狂敛财 伪造“证据”应对谈话

  李金早案细节披露

  李金早,文化和旅游部原党组副书记、副部长,2020年7月接受审查调查。他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十分突出,追求所谓“生活品质”、贪图奢侈享乐,逐渐从破纪到破法,从量变到质变。

  李金早曾先后任桂林市副市长、市长、市委书记。当上一个地方的主要领导后,李金早感到很多事都变得比过去“方便”了,特权思想、特权意识开始抬头。

  在桂林期间,对于商人老板宴请和他们逢年过节送上的礼品、礼金,李金早内心认为这是“小事小节”。在和商人老板的交往中,听到的是一片吹捧之声,这也让他感到陶醉,越来越热衷于出入酒局饭局。

  工作地点转到南宁后,随着职务不断提升,李金早对物质的欲望也进一步增长,陆续收受了大量黄金制品、手表、红木家具、砚台等贵重礼品,并开始收受大额钱款。

  2011年,李金早调任商务部副部长,在北京重新分配了政策性住房,但他却仍然违规占用南宁和桂林的两套房产。中央纪委接到相关问题反映后,立即函询了李金早,要求他作出说明并依规腾退。然而李金早却采用退钥匙不退房、交房本不交房的手段来掩人耳目,名退实不退。

  李金早非法收受财物的90%,发生在这次组织函询之后。在商务部工作期间,他结识了越来越多商人老板,看多了他们的物质生活条件,欲望进一步升级,犯下的错误也由此迅速升级。

  2014年,李金早调任原国家旅游局局长、党组书记;机构改革之后任文化和旅游部党组副书记、副部长。李金早感到这是仕途最后一站了,开始利用权力和影响力大肆敛财,并为儿子经商办企业提供资金、人脉等各种帮助。

  李金早:既是耽误了儿子也是害了儿子,带坏了家风,也害了家属。

  2018年5月,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在调查另一起案件中,有一名涉案商人交代曾多次宴请李金早,并送给他金条等贵重物品。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随即对李金早进行了走读式谈话。

  第一天李金早承认了收受贵重物品,也表示要把东西退出来。第二次谈话他却改口不认,还表示如果组织认定他收了,他只能去买金条来退缴。他甚至还自己导演了一出戏,安排妻子专门到一家商场去买金条,并让朋友陪同,以便有人“见证”。大费周章的目的,是想伪造“证据”来佐证自己的虚假说辞。

  那段时间,李金早出于恐惧,和商人老板的交往暂时收敛了,然而过了一阵,他看到组织没有再找他谈话,自认为已经“过关”,又开始故态复萌,频繁出入高消费的豪华酒店或私人会所,和商人老板吃吃喝喝。尤其恶劣的是,2020年全国“两会”刚一闭幕,李金早就直奔一家五星级酒店赴宴吃喝。刚下会场,就上酒桌,堪称肆无忌惮。

  每一次警示提醒,对李金早其实都是一次悬崖勒马、减轻罪错的机会,但他却全都错失了。当问题发展到积重难返的程度,再后悔已经太迟。2022年4月,法院一审公开宣判,李金早收受他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6550万余元,以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。

  无视全县学校“大班额”问题 

  县委书记为留名兴建6.8亿进士园

  袁守旺,江西省吉水县委原书记,2021年4月被立案审查调查。

  2016年,袁守旺由县长提拔为县委书记后,提出修建中国进士文化园的计划,还要求要达到“中国之最、世界一流”,“百年不淘汰,十年不落后”,当时许多干部提出了不同意见。

  时任江西省吉水县县委常委 李长生:当时县里面在民生方面也存在一些问题,比如“大班额”问题、菜市场问题、吃水难问题、停车场问题,这些问题都是民生急需要解决的问题。

  教育部规定,中小学标准班额是小学45人、初中50人,如果一个班超过56人就叫做“大班额”,超过66人则是“超大班额”,而当时吉水县校舍和教师资源不足,部分学校“超大班额”现象严重,全县“大班额”的班级超过460个,学生、家长、教师都深受困扰。

  吉水是一个经济欠发达县,2017年才完成所有贫困村脱贫摘帽,当年财政收入仅10个亿,除掉硬性财政支出后,实际可用的寥寥无几。但袁守旺却不顾这些实际情况,也无视其他干部的意见,执意要高规格高标准打造进士园项目。

  袁守旺:我当时的想法就是,如果在我手上做成了,甚至这个地方可以成为一个百年历史场所,就是留名于后代。

  在袁守旺“一言堂”之下,进士园项目于2017年10月动工。对于百姓来说,看着那边大兴土木搞“进士园”,里面博物馆、藏书楼、文庙、号舍、状元阁、状元街、状元府第、武状元考场一应俱全,这边却是自家孩子读书需要的教学基本条件迟迟得不到改善,自然非常反感。

  进士园项目由于不经充分论证就盲目上马,也不断带来种种尴尬。起初,园里规划有一座以“文曲星”为主题的巨型雕塑,做好后才发现,国家对雕塑尺寸有明确的上限规定,纯铜打造的“文曲星”因超标只能躺在仓库里无法使用,最终被熔掉回收,给国家财产造成巨大浪费,已经建好的巨大雕像底座至今仍空置在园区里。

  进士园项目兴建过程中不断超出预算,最终总投资高达6.8个亿。2020年9月开园后,门票收入远远低于日常维护管理费用,常年亏损,广受诟病。

  袁守旺担任县委书记后,表示需要避免“闲杂人等”打扰,要求在自己办公室和楼道之间加装了一道铁门,门外设了值班岗,要见他必须先通报。被这道铁门隔开的东西,其实有很多。

  袁守旺给自己起的微信名字叫“老表开心”,“老表”是江西方言对老乡的亲切称呼。然而实际上,随着权力越来越大,他和“老表”们的距离却越来越远。

  袁守旺:愧对“老表”,我犯的错现在不但没有给“老表”带来开心,还给我们“老表”的利益带来了一定的影响。

  江西省纪委监委从袁守旺的作风问题查起,随后发现他还存在利用职权为商人老板办事,非法收受4000多万元财物的行为。2021年9月,袁守旺被开除党籍和公职。2022年5月,法院以受贿罪判处袁守旺有期徒刑十二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二百万元。

  既想当大官 又想发大财

  张敬华通过买房换房敛财

  张敬华,江苏省委原副书记,曾任徐州市委副书记、市长,镇江市委书记,江苏省政府秘书长,江苏省副省长,江苏省委常委、南京市委书记,2021年12月接受审查调查。

  2014年,张敬华和一些大学同学建了个微信群,开始定期聚会。在这种“同学会”上,职务最高的张敬华自然成了众人的中心,一些人表面上是看重“同窗情谊”,实际看重的是张敬华的职权。当商人老板以“同学”身份提出请托,当权钱交易披上一层“同学情”的外衣,张敬华接受起来似乎就更加坦然。

 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 黄涛:他也比较享受这种老同学排队敬酒,互相吹捧的这种感觉,商人老板就借机提出一些请托的事项,表面上是同学聚会,实际上是权钱交易的一个交易所。

  领导干部的家风也是作风的重要表现,如果治家不严、家风不正,极易诱发腐败问题,这一点在张敬华身上也体现得非常典型。他的妻子和岳父向他提出,希望他帮亲戚承揽工程项目,张敬华立马答应了。

  亲戚挣到钱后,把一部分利益给了张敬华的妻子表示感谢,张敬华对此也完全知情。他并没有警惕拒绝,反而从中尝到了甜头。此后,他利用职务便利帮这两个亲戚参与了南京一些重大工程项目,从中也自然获得巨大利益。

  既想当大官、又想发大财,这样的心态,在张敬华处理家庭房产的问题上体现得尤其鲜明。他到南京任职后,短短几年里频繁买房卖房、倒房换房,先后涉及四处房产,每一套都通过违纪违规乃至违法手段获利颇丰。他先是动用职务影响力,以远低于市场价的价格在玄武公馆买下了一套房产;不久后,他又看中了斯亚花园的一处面积更大、位置更好的房产,授意相关部门找开发商“沟通”,提出希望对方低价出让,更为匪夷所思的是,他还提出希望直接用玄武公馆的房子来“置换”。开发商顾忌张敬华的职务身份,同意了这桩显然不公平的“置换”。张敬华实际相当于少付购房款近三百万,拿下了斯亚花园的房产。

  山河水则是南京一处温泉别墅区,张敬华认为颇具升值空间。他一方面从开发商那里拿到了远低于市场价的“优惠”;另一方面,买房资金则是找关系密切的老板来出。房屋升值后,张敬华再以高价卖出,一买一卖又获利数百万元,继而再将卖房所得投入海珀星晖花园购买了两套房产,进行新一轮投资。

  经查,张敬华累计收受财物数千万元。2022年5月,张敬华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,其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。

  俗语说,小洞不补、大洞吃苦。许多干部就是这样从“四风”问题开始,从破纪到破法,从量变到质变,最后铸成大错。因此,对“四风”问题、轻微腐败现象必须坚持露头就打、抓早抓小,防止由风变腐、小腐变大腐。(央视新闻客户端)

友情链接

关于我们 | 刊登广告 | 联系方式 | 共工日报 | 对外服务: | 访谈 直播 广告 展会 无线

版权所有 共工日报社有限公司 电子邮件: Vgong#vip.qq.com 电话: 086-400-8073-995 粤ICP备16101787号-1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:010518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