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泛洲文化中心!


共工日报社电子版

泛洲国际集团主管|共工日报社主办

乌干达大学生为爱情嫁给中国木工,到福建农村生活

2022-09-07 15:31:27    责任编辑:王菲_BJ010   

来源:共工日报社-共工网

字体:
--

大家好,我是非洲媳妇石美。我今年28岁,嫁到中国两年多了。2018年,我还是乌干达坎帕拉国际大学的大学生,在一家公司做实习律师的时候,我遇见了一位叫梁的中国同事。

见面没多久,梁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了我的联系方式,他发来的第一条消息就是“你好啊,我的老婆”。当时我觉得这个人很奇怪,没想到一年多后,我真的成了他的老婆。现在,我们的孩子已经两岁了。

我们一家三口,房子是在福建农村盖的二层小楼。

梁说,中国有句俗语叫“心有灵犀一点通,有缘千里来相会”,我们两个应该是“有缘万里来相会”。梁来自中国福建的农村地区,比我大整整13岁,他初中毕业后当过小混混,做过装修房子的木工,后来因为做生意失败才出国打工。和他的经历相比,我的人生又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故事。

1994年,我在乌干达姆巴拉拉地区的一个中产家庭里出生。我的爸爸是军队里的长官,他做什么职位我不知道,但印象中,他的军装上一共有五颗星星。我妈妈是大学校医室的护士,她来自邻国卢旺达的一个农牧主家庭,在内战和大屠杀之前就跟父母来到了乌干达生活。妈妈是个很有文化的人,她在这里考上了医科学校,毕业后留下来工作结婚。

乌干达,大部分家庭都会生四五个孩子,我的表哥表弟、表姐表妹差不多就有50个。爸爸妈妈因为工作经常不在一起,他们只生了我和妹妹两个孩子,我们也因此得到了更多的爱,每次想要什么东西,爸爸都会给买。有段时间我特别痴迷当警察,爸爸为了满足这个愿望,专门找人给我订做了一身小警服,还带我去街上和真正的警察一起巡逻。

军队每年放假的时候,爸爸都会带我们先旅游一趟。我们去过很多非洲国家,还去过俄罗斯,在我五岁那年,爸爸甚至带我去了美国旅游。我们去过加利福尼亚、佛罗里达,其实不只去过这两个地方,可惜其他名字我记不清了。那个年代能去美国旅游的非洲人很少,所以我一直认为我们家以前是很有钱的。

不幸的是,从美国回来的第二年,我爸爸就遭遇了一次严重的事故。他在索马里执行任务期间不小心被子弹击中,受伤的部位在腿上,爸爸回国治疗了半年还是不见好转。后来医生提出要截肢,但我爸爸不愿意自己的身体被去掉一部分。除了枪伤,他同时还得了好几种病,有疟疾,还有一种眼睛会发黄的病。

看病花掉了好多钱,我爸爸以前说过他名下有很多房子,这里一套,那里一套的,妈妈因为要上班从来没去看过那些房子。也许是担心女人处理不好这些事情,爸爸把这些财产都交给了他弟弟来处理。现在爸爸生病了,妈妈去找我叔叔帮忙,他却说:生病了就去看病,要我怎么帮?

那时候乌干达的医疗水平不是很好,我爸爸后来不想再治了,他觉得反正也要死了,死之前切掉一条腿好麻烦,还要花很多钱,坚持要离开医院。回到家差不多半年,他便去世了。

爸爸走掉之后,我妈妈为了生活还去找我叔叔要过房子,他还是不承认,“你只是听过说,有看过、有住过吗?”我觉得原因可能是这个叔叔本来就对我妈妈不太满意,因为她是从外国来的,所以不太信任,以前还有其他人劝过我爸爸重新找个老婆。

要不到属于我们的财产,妈妈只能继续上班,她没办法同时养活我和妹妹两个孩子,于是把我送去了一个阿姨家里。那位阿姨是一所私立小学的老板,她对我很不错,学校的老师和同学也很好。唯一让人接受不了的是,小学那几年我经常见不到妈妈,大部分时间都自己住在学校。五年级的一天,我再也忍不住了,哭着打电话问妈妈:为什么我要一直在这里,你是不是不爱我?

这是妈妈第一次很直接地告诉我家里没钱了,我说那为什么不去要我爸爸留下的财产呢?妈妈说有找过律师帮忙,可是律师费很贵,她根本付不起。那一天,我好像突然明白了很多,我在心里暗下决心,发誓决定将来一定要当律师,帮妈妈找回爸爸的财产。

小学七年级快要毕业的时候,妈妈终于把我接回身边。按照成绩,我本来可以去一个不错的初中,可那里的学费很贵,我们家付不起。有一个美国人开的教会学校听说后找到了我,他们知道我学习不错,还会唱会跳,在教会学校可以给大家表演节目,就邀请我免费去那里上学。

为了不让家里借钱,我去了教会学校,初中四年没有交过任何学费,只交过一点买书的钱。

初四快毕业的时候,学校告诉我们,我们将要去的高中主要教授文学、历史这些课程,以便更容易申请大学。这意味着如果我想学法律,需要去另外的高中。在妈妈亲戚的帮助下,我如愿去了一所教授法律课程的高中。

尽管有亲戚帮忙,学校还是要求最少也要交一半学费。每学期学费大概要2000元人民币,一半就是1000元,妈妈再怎么努力工作也不够,幸好舅舅站了出来,说他愿意我出剩下的部分。除了舅舅,另一位做生意的叔叔也帮助了我。

为了让我好好学习不担心家里,妈妈很努力地满足我的愿望,每年过年都给我买新衣服,她自己从来只穿着那一套,平时保护得很好,就是为了留在过年穿一次。我问妈妈你为什么一直穿这件衣服呢?

她才告诉我,家里的钱都用来交学费和房租了,几乎剩不下什么。其实妈妈完全可以不这么辛苦,有很多男人想和她结婚,只是大部分都提出不能带孩子,有的只允许带一个,她没办法放弃我和妹妹中的任何一个,一直没同意。

为了多挣一点钱,我妈妈在当护士的同时还开了一家小餐馆,学校如果没有学生生病,她就自己在店里做菜给客人吃。学校放假的时候,我和妹妹也会去店里帮忙做服务员。在妈妈和舅舅的支持下,高中那两年我过得很舒服,成绩考得也不错,第一年、第二年都得了A-Level(当地考试中的最高评分)。

到了申请大学的时候,有所学校看我的成绩不错想要录取我。这个学校是私立的,学费很贵。我舅舅自己有三个孩子,这时候都到了上学的年纪,他再帮我交学费就会压力很大。有一天舅舅来问我:你要不要去技术学校学美容化妆?他说这种学校学费便宜,将来毕业很容易挣钱,到时候可以帮我开一家公司。

可是我对这些真的不感兴趣,为了解决学费的问题,我自己找了首都坎帕拉的许多学校,一个个去问有没有办法帮助我这种没钱的学生。后来,我终于在坎帕拉国际大学问到了。

他们的学费也不低,一个学期要三百多万乌干达先令,换算成人民币大概六千,不过学校愿意给我提供一半奖学金,另一半我自己解决。妈妈还是很担心,说就算一半学费家里也拿不出来,我说没关系,我可以一边上课一边打工。

开学之后,我找到一个印度人开的小超市,告诉老板我每天可以打半天工。老板拒绝了,说他不要兼职的学生,要打工只能打一整天。我就跟他争取,说我学东西快。

老板说那好,我给你两天时间,你如果能把超市所有商品的价格都记住,我就让你来。两天之后,老板到店里不同的位置随便拿了几样东西,我都能说出来价格,他看得出来我很聪明,破例录用了我。

我的大学离超市有5公里左右,大学旁边没有公交车站,去超市坐摩托车的话需要大概6块钱人民币。我打工一个月也才挣250元人民币,坐车太贵了,我就每天跑步去。

为了不让别人看出来我是跑着去打工,出发前我会换上运动衣,快跑到的时候再去附近朋友家洗个澡,换上正常的衣服去超市工作。

在超市做了一段时间后,我发现这里的工资还是有点低,于是我又去了一家美国人开的酒店应聘。老板让我先试着做一天接待员,那天正好有个美国客人来订房间,他说自己的孩子明天要过生日,想给孩子个惊喜,还有很多孩子的朋友也要来,希望酒店安排一个布置好的场地。我说没问题,可以帮你安排。

客人离开之后,老板才说酒店从来没有接过生日安排,该怎么收费都不知道。他怕安排不好客人会生气,决定把这件事交给我处理。没办法,我只能在没有任何经验的情况下准备了。

我临时找到一个可以安排很多人的大房间,叫来几个服务员一起拖地,摆上好看的花,把房间打扮得很漂亮。客人晚上过来非常满意,除了200美金房费,还另外付了我们600美金。

老板一看很开心,他一共有三家酒店,这件事之后,他要求其他酒店的人都来向我学习怎么跟客人打交道,怎么安排活动。老板还专门找了一位老师,教我们学习marketing(做市场)。

在我入职两个星期之后,老板知道了我是大学生。他说我们不招大学生呀,你怎么没有早点告诉我?我又开始跟老板争取,他觉得我做得确实不错,同意了我留下来。后来要交学费,老板还一次性预支了未来五个月的工资给我,差不多有3000块人民币。

大学三年级的时候,我们法律专业的学生需要去实习,在老师的介绍下,我去了一家中国人开的抵押贷款公司,帮他们处理外国人在乌干达开公司的各种法规、税务问题。老板的英语不是很好,他让我下载了微信,说有什么消息可以发文字点击翻译。

那天在公司我还遇到了另一个中国人,他看见我的时候一直笑着说哈喽,看得出来,他除了打招呼不会说其他英语,我不会中文,就没跟他说什么,只是笑了笑。

第二天到公司,我又遇到了这个男人,他一见我就说咖啡咖啡,这个单词听起来和英语的coffee很像,我能猜出来大概意思,就接受了他递给我的咖啡。不过,那时候我对这个人完全没感觉,只知道他叫梁,是中国人,也在这家公司工作。

2018年12月,我正要回家过圣诞节的时候,手机突然收到一条消息,我不知道发消息的人是谁,头像上看不出来,他也没有介绍自己。

这个人发给我的第一句话就是:你好啊,我的老婆。我看到这句话吓了一跳,在我们国家就算是男女朋友,确定结婚之前也很少会这样说。我问他:你为什么叫我老婆啊?他说因为我知道,将来有一天你会成为我的老婆。

我虽然觉得奇怪,心里还是有点开心的,从首都坎帕拉回姆巴拉拉的公交车上,我全程5个小时都在跟这个人打字聊天。等我到家之后,他说我们可以打电话,打完你就知道你认识我,我也认识你。我说不可能,这个app只有老板跟我发消息。他还是要打电话,电话通了之后只会说哈喽哈喽。

等我过完圣诞节回到首都,这个人又说要见我,还给我发了一个位置。我一看,这不是中国公司的办公室吗,难道是老板在跟我开玩笑?到公司见了面,我才发现原来是之前请我喝咖啡的那个中国同事。

不知道梁是从哪里加了我的微信,大概是问老板要的吧。我告诉梁不要再开玩笑了,他还是说要跟我结婚。梁说他在第一次见面后观察了我的社交媒体,觉得我是个很好的女孩。

那天下班回到家之后,我一直在想这件事。妈妈问我:你今天怎么了?我说妈妈我有一个问题,我上班的地方有个中国男人一直给我发消息,还说要跟我结婚。妈妈一听就笑了,问我爱不爱这个男人。我说不爱,可是他一天到晚给我打电话,“早上好”,“晚上好”,“你在哪里”,一直问个不停。

后来我有点烦了,告诉梁不要再打电话了。差不多有三天时间,他真的不给我打电话了。奇怪的是,那几天我心情更烦了,接不到他的电话很难受,好像自己已经爱上了这个人。到了第四天,我再也忍不住了,主动给他打电话,我们又开始回到每天聊天的状态。

我问梁,听说中国人不喜欢跟外国人结婚,我怎么知道你是在玩我,还是真的要结婚?梁说中国人不骗人,他真的要娶我当老婆。我又问他,那如果你爸爸妈妈不爱我怎么办?

梁说没关系,他已经跟家里说了在这里爱上一个女人。梁还说,他在非洲见过很多漂亮女孩,我和其他人不一样,看起来更淳朴,更聪明。而且他相信缘分,觉得能和我在同一家公司认识是很有缘的事情。

梁还告诉我,他是1981年出生的,比我大了13岁,现在已经快40岁了。我说不可能,你看起来和我差不多呀。我妈妈看了照片也觉得他应该只比我大几岁,所以没有主动问过他的年龄。在我妈妈看来,这个年龄差也不是问题,只要对她的女儿好就可以。

在翻译软件的帮助下,我们聊了很多,我知道了梁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,很小的时候爸爸妈妈就离婚了,他初中毕业后做过小混混,当过农民,还跟亲戚加工过电热器,后来一直跟着爸爸做装修房子的木工。

他说自己年轻时犯过好多错,做生意失败又欠了钱,所以这么晚都没结婚,他很想借出国打工的机会再寻找一份爱情。

在我答应了做他的女朋友后,梁很诚实地告诉我,说他以前因为赌钱和帮朋友打架进过几个月监狱,那是由于太年轻,被一部叫《古惑仔》的电影带偏了,现在已经悔改。我觉得人都会犯错,其实不是很介意这些。当然,更重要的原因是这个人对我真的很好。

刚谈恋爱的时候我还是大三的学生,梁身上有多少钱会直接跟我说,不管是一两百,还是一两万,都会交给我保管,没钱的时候也会直接跟我说自己没钱了。

我问过他:你的钱可以放在自己身上,干嘛要给我呀?他说让我看看还缺什么,要买什么,他从来不问我拿这个钱拿去做什么了,只问我还有钱没有。到街上看到漂亮的衣服,他总要买给我穿,却从来不给自己买,每次都是我给他买他才穿。

梁不只是对我好,对我妈妈也很好。当他知道我妈妈因为身体原因已经不能再做护士的工作,为了帮妈妈挣生活费,他拿出帮我家开了一家食品杂货店,后来还开了家化妆品店,可惜因为选址错误,化妆品店只营业几个月就关门了。我也是怕选好地方要花太多钱,梁知道后说我应该早点告诉他,不要怕花他的钱。

2019年2月,梁问我有没有护照,说想带我去中国见父母。为了办新护照,他还帮我付了200美金的费用。我心里有点担心,就去问了妈妈:这个男人让我办护照,是不是真的要带我去中国结婚?妈妈觉得不太可能,她说你去中国可以,只要别去了就不回来。

那时候我已经25岁了,家里人也开始考虑我的婚姻问题。叔叔当时给我介绍了一个朋友的孩子,说这个男生父母是做家具生意的,他在工程专业毕业后打算来乌干达开公司,很想见见我。我不敢告诉叔叔我要去中国,只好一直说再等等。拒绝叔叔不好,但我也不想让别人决定这件事。我有眼睛,相信自己可以找一个好男人。

3月份,我在新护照办好后和梁一起飞到了中国广州的白云机场,然后坐动车去了他的老家福建南平。这是我第一次到中国,第一次见到梁的爸爸和奶奶,可惜我一句中国话都不会,他们也完全不会英语,我只好一直笑,把它当作打招呼和交流的方式。

这次来中国我待了一个月,梁的家人对我很不错,在我要回国的时候还塞红包给我,爸爸给了2000元,奶奶和伯伯都给了300元。我们国家没有这样的习俗,我不是很明白他们为什么要给我钱,梁说没关系,拿上就对了。

回国前,爸爸还在广州请我吃了一顿饭,那天我不停地吃菜、干杯,喝了好多好多啤酒,以前我和长辈从来没有像好朋友这样相处过。

回到乌干达之后,我差不多每天都给爸爸和奶奶打电话,他们一直说“你好,你好!”除了这句话,其他的我都听不懂。为了我能和家人交流,梁打听到附近的麦克雷雷大学有孔子学院,就把我送去了那里学习汉语。

学习两个月之后,我报名参加了HSK1级汉语水平考试。满分150分,我考了130分。接下来又开始准备HSK2级考试。

在我准备HSK2级考试的时候,时间已经到了2019年底,梁说中国的农历新年快到了,他想带我回中国过新年。在上一次去过中国之后,我就告诉过妈妈:梁的国家很好,我可以做事,可以赚钱帮助你。妈妈觉得这样也不错,同意我再去一趟。

我并没有忘记自己要当律师的梦想,但是霸占我爸爸房子的叔叔已经无声无息地离开了我们国家,妈妈不愿意再找他了。因此,留在乌干达当律师不再是我毕业后必须立马去做的事。

这次去中国之前,我已经想好了以后会和梁结婚。说实话,以前我也有过不婚的想法,因为我觉得很多男的会骗人。另一个原因是我们家的经济收入不好,我要先努力赚钱帮妈妈减轻压力。不过现在,我知道自己找到了心爱的人,和他去中国生活也可以,我学会汉语,将来就能自己工作赚钱。

这次到中国,我才发现自己学到的汉语只是一点点皮毛,中国人说汉语速度太快了,我什么都听不明白。在梁的建议下,我开始和孔子学院的老师电话聊天。我们每天都打电话,四个月之后,我的口语水平越来越好。在这之后,我慢慢感觉自己心烦得学不下去了——我发现自己已经怀孕一段时间了。

为了不影响孩子上户口,2020年5月我和老公在福建南平领了中国的结婚证,举行了婚礼。他们让我住在酒店,请来了很专业的化妆师来给我化妆,给我穿红色的结婚的衣服,还要在我的脖子上挂一串龙眼,走到一个地方摘一个,听旁边的客人祝福我“早生贵子”。

接着是正式的婚礼仪式,我和老公一鞠躬、二鞠躬、三鞠躬,还轮流给客人们敬了酒,在非常热闹的环境下完成了婚礼。

和中国一样,在乌干达结婚男人家也要拿彩礼。我们国家给彩礼都是按多少头牛算的,如果家里不养牛,那可以选择折算成钱。比如我妹妹结婚的时候就收到了15头牛的钱,乌干达的牛不是特别贵,15头折合成人民币差不多三万块钱。梁娶我的时候,给了我妈妈价值30头牛的钱作为彩礼。可惜因为疫情,妈妈没能来参加我的婚礼。

办完婚礼之后,我还是经常恶心想吐,什么事都不想做,跟汉语老师的课也因为身体太难受进行不下去了。

听说附近也有一位嫁到中国的非洲女人,老公开车带我去认识了她。那个女孩是坦桑尼亚人,已经在中国三年了,汉语说得非常好。我很羡慕她能把汉语说得那么标准,老公就鼓励我,说你也要好好学,以后能和她说得一样好。

这个坦桑尼亚的姐姐建议我学习用中国的手机app,让我开直播,她说很多人愿意在直播间和我聊天,这样我的汉语就会越来越好。

那两个月,我经常在手机上直播,还学会了打PK。但是,当我在网上接触到更多人之后,发现一些人有种族歧视的想法,会因为肤色看不起我,私信给我一些难听的话。

现实中我也遇到过一些这样的人。有几次我上街散步的时候,听到有人叫我“黑马”,我没理他们继续走,他们就喊“回你的国家”。这样的人大部分年龄比较大,不过也有一些年轻人。有一次,一个看上去30多岁女人坐在车里往前走,看到我之后马上大喊“哎呀,等下等下等下,你看这个黑马”。

我以前都是不理这样的人,后来我也开始问他们:我的血是红色,你的血也是红色;你有眼睛、嘴巴,我也有,我们的身体一模一样。我是皮肤黑,你可以叫我非洲人、黑人都没关系。如果我叫你白鬼,叫你白马,你开心不开心?我觉得这样的人很没礼貌,如果一个人接受过好的教育,应该不会说出这样的话。

还有一次我老公的一个朋友请吃饭,要求别带上我,因为他不喜欢黑人。我老公一听就生气没再理他了。如果是在街上遇到说话不好的人,我老公也会和他们吵,保护我不受欺负。他自己完全没有种族歧视的想法,告诉我他爱的是我,而不是肤色,我是黑人白人都没关系。

离生孩子还有两个月的时候,我就不再直播了,开始通过在网上看中国新闻的方法学汉语。一直到2020年8月底老公把我送去了医院待产。我在医院住了半个多月,那里环境非常不错,可以洗澡,还有空调。

在我生完孩子之后,医生不再允许我开空调,说不吹空调才能保护好我和孩子的身体。接下来是更麻烦的坐月子。这个习惯我以前从来没听说过,在我们乌干达甚至全非洲都没有这个说法,孕妇生完孩子,休息一星期左右就能像以前一样正常生活了。

做月子的时候,老公把我照顾得非常好,他每天都煮饭给我吃,给我吃了好多好多肉。怀孕之前我的体重是140斤,坐完月子已经胖到了160斤!也许是因为那一个月我什么都没做,每天除了吃饭、喂奶就是睡觉。像做饭、洗衣服、帮孩子洗澡这些事,都是老公来做。

我妈妈听说之后还告诉我不能这么懒,因为在我们国家,大家都默认了这些事由女人来做,她也是第一次听说坐月子这个习惯。

有了宝宝之后,我很想回自己的国家一趟,可是从2020年9月一直等到2021年,疫情还是没结束。我的大学毕业证在乌干达,想要申请中国的工作签证,必须去乌干达的中国大使馆申请认证,还要开无犯罪记录证明。我不能回去办工作签证,就没办法在中国得到一份合法的工作。

在福建的大部分时间,我只能做饭、做家务、带孩子,后来我觉得不能太浪费时间,就开始帮助老公亲戚朋友的小孩子教英语。大家都是熟人,所以从来没收过钱。

有时候我觉得不能自己挣钱很委屈,会一个人偷偷地哭。老公看到了就来安慰我,他说我们是夫妻,我有什么问题要告诉他,虽然他只有初中学历,我是大学生,但我们可以一起想办法。

老公告诉我,乌干达有很多中国公司,如果是一个会写中文会说汉语的乌干达人找外贸之类的工作,有公司能开出一两万人民币的工资,将来我们可以一起回乌干达工作。或者,他希望我能留下来拿中国绿卡,不过这个很难很难。

老公的计划是,未来我可以在我老家县城给更多孩子们教英语,等大家都觉得我教得好,他再去问问能不能帮我申请绿卡,或者等我们结婚满5年后她再以配偶身份去申请。

现在,我们家还是靠老公一个人打工挣钱。最近这几个月,他和爸爸一起在广东做装修。广东的天气比福建还要热好多,有时候气温超过了40摄氏度,他干活的时候满脸都是汗,衣服经常都湿透。在工地干活还很容易受伤,他给我拍过一个视频,胳膊、小腿上有很多被划烂的伤口。

他说自己没有好的家庭背景和本事让我们过好日子,觉得很对不起,所以他要努力工作,不管做什么都吃苦耐劳,一定要让我和孩子幸福。

我觉得梁是一个很直接的人,他无论有什么想法,无论开心还是生气,都会跟我说清楚,不会表面在笑心里在骂,我喜欢这样性格的人。就算我们吵了架,不超过两分钟就会和好,他会跟我说对不起,如果是我的错,我也会跟他说对不起。

从一开始喜欢我到现在结婚有了孩子,我没看到梁有什么变化,对我的态度和以前一模一样。我知道,有很多男人结婚后就会忘记自己的老婆也有家人,但我的老公不会,我妈妈生日的时候他还发消息祝她生日快乐,隔一段时间就转一点钱给她当生活费,他还说将来到乌干达要去我爸爸的坟墓祭奠。要知道,我自己都从来没去过,可能要问妈妈才找得到地方。

对我好,对我的家人好,这就是我愿意嫁给梁的原因。虽然他过去犯过一些错,现在打工挣的不多,身上还有欠款没还完,但这些都不能否定他是一个好老公和好爸爸。

我们是合二为一的夫妻,他的担忧就是我的担忧,我会和他一起努力解决这些问题。当然,我也不会忘记自己的梦想,我在大学是学法律的,成为一名律师是我未来几年最大的目标。

共工日报社本文来源:共工日报社-共工网

共工日报编辑:王菲_BJ010

共工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及免责声明:
1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共工网”或“来源:共工日报-共工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共工网(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);未经本网授权,任何单 位及个人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;已经与本网签署相关授权使用协议的单位及个人,应注意该等作品中是否有相应的授权使用限制声明,不得违反该等限制声明,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时应注明“来源:共工网”或“来源:共工日报-共工网”。违反前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2、本网所有的图片作品中,即使注明“来源:共工网”及/或标有“共工网(Kgongcn.com)”水印,但并不代表本网对该等图片作品享有许可他人使用的权利;已经与本网签署相关授权使用协议的单位及个人,仅有权在授权范围内使用该等图片中明确注明“共工网记者XXX摄”或“共工日报社-共工网记者XXX摄”的图片作品,否则,一切不利后果自行承担。
3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共工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4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。
※网站总机:400-8073-995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邮箱联系:Vgong@vip.qq.com。
-
  • 要闻
  • 民生
  • 公益
  • 娱乐
  • 环保
  • 房产
'); })();
泛洲文化集团主办  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 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  北京网络行业协会   网络110报警服务   无线互联网业自律同盟   工信部   商业新媒体联盟

共工日报社介绍 | 共工网介绍 | 团队风采 | 免责条款 | 法律顾问 | 联系我们 | 广告服务 | 工作邮箱

Copyright 2014-2022    主管:泛洲国际集团    主办:共工日报社    运营:泛洲文化传播    项目合作咨询:Vgong#vip.qq.com .
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自律公约    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    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    互联网出版许可证    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
国际刊号:ISSN7251-9429    国家版权局版权保护登记号:2016SR289684    备案信息: ICP工信部备案号:粤ICP备16101787号-1    百度信誉认证主体识别码:BDV-44520125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