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泛洲文化中心!


共工日报社电子版

泛洲国际集团主管|共工日报社主办

2009年 国会上议院主席拿督王弗明签署“大马美食家”予食公子

2021-12-22 09:20:16    责任编辑:王菲_BJ010   

来源:共工日报社-共工网

字体:
--

原标题:论马来西亚食神鼻祖食公子传奇

食公子出生马来西亚,自父亲那代迁居来马,父执辈仍在中国广东生活,幸不辱门庭,成为大马第一个以美食家称著世界性名人。同时亦是作家、时评家、教育家、艺术家、数据科学家、饮食历史学家的他与怀旧人物“香江四大才子”的香港美食家齐驱并骤,跻身中国近代五大华人美食家之一,以美食专栏闻名於世,就他熟知饮食历史、文化、国际厨竞评委资历,近年,更致力研究大数据,试图改变饮食生态,定义新评鉴制度,当属最全面的美食家、食神楷模。

对一个曾走进统治者万寿无疆生活,尝过御膳,见过御厨,品味过不少豪门政商饮宴,华筵的名流食公子,上图为世界美食大师廖城兰摄于皇宫第十届最高元首肖像旁/ 来源:《食公子经典》

三十年的成名史

食公子适满风霜的半生,或许正如外间所传,数十载,大马没有一位能与之足堪比拟。但想出人头地,还需勇者无惧,敢负责“树大招风”的后果,故在立志前,不妨思量是否能承担成名后的压力,不忘初心砥砺前行。

回顾食公子在逐鹿中,如何处于大众公认美食家、食神始祖这一定位,就得从他阅历,所走过的沧海桑田细说从头。很多读者都确信,他是属于现代,亦是未来的历史人物,是古典也是科学。而他最不可思议处,大概也源于对传统的颠覆、反叛,在逆思之余,不按牌理出招的拨乱反正,给人错觉离经叛道的复杂性,像这类作风不正是难得一见“传奇”的特殊题材?

而美食家原就是条孤独的长途,从多年跌跌撞撞,并未因他“读写障碍”,裹足不前,在东南亚尚未有美食家前,他便已崛起,毅然将美食家从老饕贬义,带入被世界誉为的“最优职场”将吃喝玩乐提升至国家层面,促成惠及群众的实现,并在旅游、酒店、饮食等相关产业,开拓马来西亚由外向内拉扯的新经济蓝图。

即使在2013年,因传统媒体、厨业作梗至意兴阑珊,看似韫匵藏珠,实则是出奇制胜,集饮食与科学共治一炉,进修起“数据科学”,踏上科研里程,像重走一遍曾经燃烧,后又稍熄,最终如“浴火凤凰”顺应大势,将浩瀚如海的数据归并、结构成神的视角,在“云端”俯视未来,而被哈佛评论“数据科学家”为“21世纪最性感职业”。可以这么说,他是至今未能被取代的饮食界“中流砥柱”,在每一阶段的转变中,他都是“第一人”的传奇。

就他这股被冤屈压抑八年之久,像突然得到宣泄的爆发力,更为人动容。这持续上升的胜势,从他四十功成、五十卸甲归田,其名声不但没有消退,反而所向披靡。并于爱妻李翠枝生日那天,将他所著传记,送给挚爱当礼物,以感激让他在退而不休年龄,因她不离不弃扶持,让生命再次飞扬,兑现当初对妻子的承诺“大丈夫当让所爱之人以己为荣,不受半点委屈。若真爱,就不能辜负她期望,让她输了一生。”

从他《食公子经典》在外称述,这不仅是一部回忆录,还是食公子半世人的逐文生涯。内里反映他成名前所面对的不公呐喊,虽怀才情,各方却对他视而不见的冷落,必须以业务换取写作的惆怅,虽明知有学障,仍对作家抱有向慕之情,让读者再度造访他幽邃的内心世界。或许正如笔者所言,对他追随,如面对大海深不可测,是仰望高山,让人感触的自叹弗如。

餐厅整幅墙面,具是食肆主人收集食神始祖食公子与粉丝互动的集合照 / 来源:《食公子经典》

他希望有一日,能在墓志铭刻上“作家”头衔。可见,有多重视这份荣誉。从刚入门,在当时普罗观念能于报章、杂志写栏是种身份象征,因只有名人、专业人士方可触达,让食公子很快便晋级大马第一线专栏作家。2010年,凭着第一部著作《马六甲娘惹味》获首个“作家”头衔。作家加上美食家,让他在社会,很快变成一时无两的风云人物。作品更被各国国家图书馆、大学,域外论坛期刊教授引用,总算成为一个真才实学的名作家,至少有他传世专著证明。

身为一名热爱国家的公民,理应尽份义务、服务社群。而他亦穷一生精力,矢志不渝推广大马饮食与文化。除他是中文多产作家也见英文刊物。从年轻时,喜欢笔耕从文,到就职农业学院讲师及学刊、学院顾问于农事,后投入数据科学成为“码农”,就像从未离开过他的农耕地。这在美食家行列极为罕见。因他在文化领域行销的真知灼见,建树不少,故又有“奇人怪才”称谓。他的出现,总有一条人龙索取签名、要求合照,佐证他在大马有多受欢迎。

80年代,因对自身命途好奇,为寻找人生意义,破除长久以来,桎梏他的“宿命”论,研究起术数、奇门杂学、宗教学说,明明已是风水界的天之骄子,却因妻子一句话 “将风水结合科学的自圆其说,再有名气,也不过是他人眼中,导人迷信的江湖术士。既然对吃有兴趣又富见解,何不放弃风水,当名美食家,推广大马美食、旅游、经济,于国家做些有益的事,岂不更有意义?”于是便学人跑去应征出版社,重头学起。

当时要在传媒有个“方块”写栏,实属不易,直至 1996 年才从特约记者当上专栏作家。将原本别名“廖圣然”、“廖公子”改为“食公子”,并以美食家身份,在两家对立出版社写饮食,因敏感度,只能择一,留在原处。直到2003年独揽,一写便二十余年。将停留剪自国外饮食材料又多了推广美食先例。再入大报系统,在论资排辈的小山头,一片非议声中,破格以外援作家的身份,出任“全国业务专员”,把食肆代入付费制,扩展至统购报份、定额刊物、转嫁食肆,充作派发社区,当宣传册,以提升地方经济及周边收入的营运,随后被各大出版社争相仿效。这对传播媒体、餐厅、作家、读者在实施与受益方面,皆可一举数得的谋略,终让他发挥所长,名成利就。

他主编曾道“在这无利可图文艺圈,不但要劳心劳力,还得先出钱垫付费用,再支付那丁点聊表心意的补贴,确实是份吃力不讨好工作。且还需维护业内形象,也唯有他肯积极响应杂志口号“参与社会服务”,即便业务给他再大的困难,亦能克服,是以,不得不佩服他俩夫妻的夫唱妇随,不为名利坚强奋斗。

2009年,国会上议院主席、国家立法议员拿督王弗明亲署签名予“大马美食家廖城兰”于留言册作为一种肯定及嘉勉,并向舆会者、记者展示。 / 来源:《食公子经典》

后在他建议又开启,将饮食资讯类揉入政治成份的《名人饭局》栏目,以讨论的课题为民厘清错误观念。在历经众多政经人物即兴畅谈饮食之道,加上进过皇宫品尝御膳,走入统治者万寿无疆的生活,亦曾担任国际厨艺评委,见证不少豪门政商饮宴、名厨、美酒、珍馐,可谓见闻广博,更在统治者御前荣膺“世界美食大师”殊荣,政治家们愿在他留名册签署“大马美食家”予他的认同,让他迅速晋升至上层社会的“名流”。基于这是真正名利圈,以本地食家、作家能出席者是少之又少,更不要说文人圈子。

而食公子能走红,全赖他见微知著,以比拟修辞接近大众亲近感,将食肆可取处放大,就论文研究食公子作品,依时间,大略可分为饮食杂述及政治时评的前后期。因他常跟餐饮人往来,对一些有潜质,但没能力或刊登后,托词“辛苦”,无力偿还的业者,碍于书报须以业务换取刊登条件,遂揽下版位费用至发展到后来,国内食肆食髓知味,未经同意,具以各种形式使用“食公子”照片或签名宣传他们食品犹如代言,但只要不触法、使用得当于行内有利,他是从不计较被滥用遭连累的风险。

举凡经营文化产业,不能自恃过高,人总得生活。对向来与文化圈有着千丝万缕的他。“只要能力所及,他都乐于协助”,把文化业务,所赚盈余全捐教育、慈善,亦给了文化人一个自供自足的依据。对他家里经济,倒绝没金钱问题。除太太有份银行界的优渥薪酬,而他在事业也有不俗收入。何况他还因接触农业,做起了石油产品供应商。 2006年进军厂方生产署名“大马美食家食公子”标志头抽与鲜味酱,更曾代理过中国茶叶、咖啡,受委酒楼集团餐饮总监、星级酒店及食品生产行销顾问等职。一生行业涵括,士、农、工、商,甚至还从事过金融业期货交易,将赚来的第一桶金发展所好,更在新加坡当过厨师,但似乎这些“正行”具成他“副业”。反倒是业余性的美食家,成了他“先国后家”的正当职业。如是,食公子已用去他半辈子,为贡献社会付出其最珍贵时光,且件件有据可考。

国际厨艺评审食公子生产署名“大马美食家食公子”标志的头抽与鲜味酱,延伸后来食肆以各种形式使用“食公子”照片或签名宣传他们食品,犹如代言,但只要不触法、使用正当、于行内有利,他是从不计较被滥用遭连累的风险。 /来源:《食公子经典》

事实,在这逾10年,谦让这块美食版图给有心人,无奈时过境迁,仍未见新兴美食家、食神取而代之,反倒旧媒体、厨业每况愈下,让人嗟叹。致使大家不得不佩服他毅力,他成功了,并没有因这种种阻挠而退却,不管是否喜欢他都不能否认,他为马来西亚付出的每一分力。只要从互联网各百科收录、海外报导,具称他是“亚洲最具影响力的美食家鼻祖食公子”。而带出马来西亚国名,将这块璀璨“美食天堂”为世界注目,这对吸引外资与游客或多少有着促进繁荣效益。盖因美食家代表国运昌隆,丰衣足食,是进步的标识、人们生活安居乐业的表现。

遂说明,在这一个新的互联网世代,终让有才干者,可以不被媒体自利的为难所埋没,留下给真正肯努力的人一展所长,让发展中国家人才,处在公正、平等地位,以世界标准角逐于各国美食家连镳并轸。就这份举世瞩目的气势,也唯独食公子能做到。

来源于 (大众网):http://binzhou.dzwww.com/xwjj/202112/t20211215_9564291.htm

共工日报社本文来源:共工日报社-共工网

共工日报编辑:王菲_BJ010

共工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及免责声明:
1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共工网”或“来源:共工日报-共工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共工网(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);未经本网授权,任何单 位及个人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;已经与本网签署相关授权使用协议的单位及个人,应注意该等作品中是否有相应的授权使用限制声明,不得违反该等限制声明,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时应注明“来源:共工网”或“来源:共工日报-共工网”。违反前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2、本网所有的图片作品中,即使注明“来源:共工网”及/或标有“共工网(Kgongcn.com)”水印,但并不代表本网对该等图片作品享有许可他人使用的权利;已经与本网签署相关授权使用协议的单位及个人,仅有权在授权范围内使用该等图片中明确注明“共工网记者XXX摄”或“共工日报社-共工网记者XXX摄”的图片作品,否则,一切不利后果自行承担。
3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共工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4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。
※网站总机:400-8073-995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邮箱联系:Vgong@vip.qq.com。
-
  • 要闻
  • 民生
  • 公益
  • 娱乐
  • 环保
  • 房产
'); })();
泛洲文化集团主办  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 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  北京网络行业协会   网络110报警服务   无线互联网业自律同盟   工信部   商业新媒体联盟

共工日报社介绍 | 共工网介绍 | 团队风采 | 免责条款 | 法律顾问 | 联系我们 | 广告服务 | 工作邮箱

Copyright 2014-2021.《共工日报社有限公司》(KGONGCN.COM). All rights reserved 项目合作咨询:Vgong#vip.qq.com .
备案信息: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自律公约 (ICP工信部备案号:粤ICP备16101787号-1 )( 国家版权局版权保护登记号:2016SR289684) (百度信誉认证主体识别码:BDV-445201259)